<code id="sgrk5"></code>
    1. <center id="sgrk5"><em id="sgrk5"></em></center>

      1. <big id="sgrk5"><em id="sgrk5"><track id="sgrk5"></track></em></big>
            <code id="sgrk5"></code>

            <code id="sgrk5"><nobr id="sgrk5"><track id="sgrk5"></track></nobr></code>

            “惡意注銷”逃避環保處罰?法院:對股東采取強制執行措施

            慧聰水工業網 2022-06-22 09:58 來源:環保圈作者:伏波望族

            環保處罰后,公司一關了之,想通過“惡意注銷”來逃避環保處罰?這種辦法以后可能行不通了。

            6月16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以“行政檢察監督優化營商環境”為主題發布“檢察為民辦實事”——行政檢察與民同行系列第六批典型案例。其中第一個案例就是江蘇省某木業公司環境違法后惡意注銷,引發的檢察監督案。

            “惡意注銷”逃避環保處罰?法院:對股東采取強制執行措施

             

            最終結果,以該木業公司的兩名股東被法院采取強制執行措施而告終。

            而在另外一起類似案件中,被執行人除了“惡意注銷”逃避處罰外,還試圖拒不如實申報名下財產狀況來逃避執行,結果被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采取限制消費措施,并處罰款5000元。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七檢察廳負責人表示,企業惡意注銷問題是行業監管的難點、堵點和痛點,因具有一定隱蔽性,行政機關在日常監管中通常難以及時發現。檢察機關以個案辦理為切入點,發揮檢察辦案一體化優勢,依法推動解決行政監管機關不知情、未履職等問題,并通過制發檢察建議、會簽文件等方式,從源頭堵塞監管漏洞,優化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

            也就是說,未來對于此類行為,檢察院將通過種種手段努力堵塞監管漏洞,想要再通過“惡意注銷”來逃避環保處罰可能將越來越難了。

            1“惡意注銷”逃避環保處罰

            法院:對股東采取強制執行措施

            江蘇某木業公司的環境違法案,是一起典型的企業“惡意注銷”逃避環保處罰案。

            原來,2019年12月6日,該木業公司由于環境違法,被江蘇省蘇州市生態環境局處以“罰款258800元”的處罰,同時還責令其二個月之內要通過“三同時”驗收。

            但是,這家木業公司收到處罰決定后,在法定期限內既未申請行政復議,也沒有提起行政訴訟,還沒有繳納罰款。于是,蘇州市生態環境局就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2021年1月8日,法院對這起案件立案執行,執行標的為517600元。

            從258800元到517600元,為什么翻了一倍?因為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到期不繳納罰款的,每日按罰款數額的百分之三加處罰款,加處罰款的數額不得超出罰款的數額。

            也就是說,517600元的強制執行標的,是原罰款258800元,加上258800元的“滯納金”罰款一起的。

            不過,就在這時候問題出來了,法院在強制執行的過程中才發現,原來這家木業公司已經于2020年12月1日核準注銷了。于是,法院裁定駁回了蘇州市生態環境局的執行申請。

            本來這起案子到這里也就結束了。但是,到了2021年3月,蘇州市張家港市檢察院走訪張家港生態環境局時,了解到了這起案子,于是決定依職權啟動檢察監督程序。

            檢察院經調查核實,原來,該木業公司在向江蘇省某保稅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申請注銷時,提供的清算報告中寫的是“公司無其他債權債務和未了結事項”。

            而該公司關于清算報告的股東會決議也載明:股東簽字確認公司清算如有遺留問題,由股東承擔全部責任。

            2021年5月26日,檢察院向法院發出檢察建議,指出:

            木業公司被注銷時,公司股東隱瞞被行政處罰、存在債務的事實,通過提供公司無債務的虛假清算報告,辦理惡意注銷登記,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十九條及《最高人民法院對<關于非訴執行案件中作為被執行人的法人終止,人民法院是否可以直接裁定變更被執行人的請示>的答復》的相關規定,木業公司雖被注銷,但其存續期間受到的行政處罰仍應執行。

            同時,既然木業公司的股東承諾對公司遺留問題承擔全部責任,所以應該由股東履行相應的賠償義務。

            因此,法院正確的做法應該是通知蘇州市生態環境局變更被執行人,而不是裁定駁回執行申請。

            依照這個檢察院建議,2021年8月24日,法院向申請機關(蘇州市生態環境局)釋明,可以依法申請變更被執行人。

            隨后,蘇州市生態環境局向法院申請變更木業公司股東為被執行人,法院于是對該公司的兩名股東采取了強制執行措施。

            2類似案件屢見不鮮

            有人被納入失信人名單并罰款

            江蘇某木業公司的環境違法案,就這么結束了,最后以兩名股東被法院采取強制執行措施而告終。

            但是,事情還沒完。檢察院在走訪研判時發現,類似這樣的情況其實屢見不鮮。2020年以來,已經有10余家公司被行政處罰后“惡意注銷”,導致大量行政罰款無法執行到位,僅其中行政非訴執行檢察監督立案涉及的就有5家公司,罰款金額高達200.76萬元。

            比如,同樣是在蘇州市張家港市,2018年6月,某廢舊物資回收有限公司由于未經環保審批同意,擅自建辦汽車拆解項目,且汽車拆解項目未配套建設環境保護設施,被生態環境局罰款36萬余元。

            結果,法院在執行過程中發現,在執行立案7天后,這家企業就向市場監督管理局申請了簡易注銷登記。行政審批局也根據該公司的申請,核準注銷登記。

            最終,依據相關法律,法院裁定變更該公司的兩名股東趙某甲、趙某乙為本案被執行人。

            同時,由于兩人試圖通過拒不向法院如實申報其名下財產狀況來逃避執行,還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采取限制消費措施,并被各罰款5000元。

            公開信息顯示,這類案子不光江蘇有,其他地方也有。也不光是最近才有,以前就一直存在。

            例如,早在2015年,上海南陳電力設備有限公司被奉賢區環保局處以9萬元行政處罰后,就向工商奉賢分局提出了注銷公司的申請,還在相關報紙上刊登了公告。

            為此,奉賢區環保局專門向工商奉賢分局發函,要求該局在這家公司接受相應環保處罰之前,撤銷該公司的注銷公告,暫停辦理該公司的注銷程序和股東變更事項。

            圖片 

            2018年,在浙江嘉興,某旅游用品有限公司被嘉興市生態環境局平湖分局罰款人民幣2萬元后,?!靶÷斆鳌卑哑髽I營業執照通過簡易注銷程序注銷了。

            但環保局及時向法院申請變更被執行人為該公司的3名股東,最終,這3名股東還是第一時間繳清了罰款及執行費。

            2020年,在浙江溫州,為了解決越來越多的這類問題,溫州市生態環境局永嘉分局專門召集縣法院、縣檢察院、縣公安局等相關司法聯席單位成員,召開公檢法聯席會議,并邀請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和溫州市生態環境局永嘉分局法律顧問等,共同商討相應的解決辦法。

            針對企業惡意注銷工商營業執照以逃避處罰的行為,參加會議的單位一致認為,該行為是對生態環境執法的嚴重挑戰,必須有效制止,否則會破壞當地企業守法的良好環境,進而直接影響到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成效。

            在網上隨機查詢“公司注銷能規避環保罰款嗎”可以發現,類似這樣的提問非常多。

            圖片 

            不過,大多數回答還是:如果環保部門申請向法院強制執行,會把原股東列為被執行人。

            3環保+行政審批聯動

            有處罰未結事項不適用簡易注銷程序

            “惡意注銷”類案件為啥這么多?原來,近年來我國持續深化“放管服”改革,激發市場活力,優化營商環境,使得市場主體準入退出制度更加完善,公司注冊、注銷登記更加便捷。

            但是,這樣一來,也為少數公司惡意“注銷換殼”、逃避行政處罰責任提供了可乘之機。

            不過,面對越來越多的“惡意注銷”類案件,環保部門、司法部門、行政審批部門已經開始采取行動了。

            開頭說的第一個案例,江蘇某木業公司的環境違法案發生后,今年2月,張家港市檢察院就邀請市法院、行政審批局、市場監督管理局、司法局、生態環境局等部門召開圓桌會議,就防止惡意注銷企業逃避行政處罰問題進一步達成共識,建立了常態化工作機制。

            會議的成果,就是在張家港市黨政通平臺設置了專門的企業行政處罰信息共享模塊,實現行政處罰信息與公司注銷信息數據互通。

            按照會議要求,行政審批局在辦理企業注銷等登記事項時,要先查詢企業是否存在尚未履行的行政處罰信息,如果發現企業有行政處罰等未結事項的,則不適用簡易注銷程序。

            通過這個平臺,張家港市目前已經糾正了12個導致行政處罰決定無法執行的注銷行為。

            張家港生態環境綜合行政執法局信訪中隊中隊長黃曉波表示,“過去,對企業的違法行為進行了處罰,個別企業直接注銷一關了之,給我們執法工作帶來很大困難?,F在能夠建立這樣一個企業注銷信息的共享機制,可以避免我們的處罰決定成為一紙空文,讓行政執法行為更具公信力?!?/p>

            最高人民檢察院在通報這起案例時也表示,企業惡意注銷問題是行業監管的難點、堵點和痛點,因具有一定隱蔽性,行政機關在日常監管中通常難以及時發現。檢察機關以個案辦理為切入點,發揮檢察辦案一體化優勢,依法推動解決行政監管機關不知情、未履職等問題,并通過制發檢察建議、會簽文件等方式,從源頭堵塞監管漏洞,優化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

            這意味著,未來對于此類行為,檢察院將通過種種手段努力堵塞監管漏洞,想要再通過“惡意注銷”來逃避環保處罰將越來越難了。

            《中國環境報》也發表評論稱,通過注銷逃避行政處罰主要案發在生態環境、安監等罰款數額較高的領域,不僅侵犯了國有財產利益,還對行政執法的權威構成損害,亟須引起重視。

            他們建議,對于有此類嫌疑的企業,相關部門可依照國家社會信用信息平臺建設的總體要求,將其列為嚴重失信行為,加以懲戒,以體現我國在法律層面上對于不誠信行為的打擊決心,彰顯社會誠信。

            有專家也表示,“惡意注銷”的行為法律風險極大,不僅企業股東要承擔法律后果,還可能被限制乘坐飛機、高鐵、購房、旅游、從事生產經營活動、子女就讀高校等,有可能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甚至還有可能涉嫌拒不執行法院裁定的刑事犯罪,最終付出的代價更大。

            參考文獻:

            1、最高檢發布“檢察為民辦實事”——行政檢察與民同行系列典型案例(第六批),最高人民檢察院,2022-06-16

            2、惡意注銷!問題企業竟讓行政處罰成“紙面執法”,工人日報,2022-03-23

            3、問題公司惡意注銷后致行政處罰落空怎么辦,中國新聞網,2022-03-18

            4、企業惡意注銷逃避行政處罰的問題現狀及破解路徑,江蘇檢察網,2022-03-17

            5、惡意注銷工商登記逃避執行!各罰5000元!張家港市人民法院,2020-07-28

            6、“鉆空子”企業將受到重罰,奉賢報,2015-04-24

            7、【以案說法】注銷企業就能逃避環保罰款?法院向企業股東送達了執行文書,汕頭普法,2020-11-13

            8、惡意注銷營業執照逃避處罰怎么辦?中國環境報,2020-04-21

            9、本報熱評!注銷公司逃避行政處罰的伎倆不能輕易得逞,中國環境APP,2022-06-18


            免責聲明:凡注明來源本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歡迎轉載,注明出處。非本網作品均來自互聯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一级毛片视频
              <code id="sgrk5"></code>
              1. <center id="sgrk5"><em id="sgrk5"></em></center>

                1. <big id="sgrk5"><em id="sgrk5"><track id="sgrk5"></track></em></big>
                      <code id="sgrk5"></code>

                      <code id="sgrk5"><nobr id="sgrk5"><track id="sgrk5"></track></nobr></code>